作者:孙兴杰(吉林大学公共外交学院副院长) 

  从去年3月份以来,美国政府挥舞着凯发娱乐关税大棒,搅乱了世界经济秩序,对贸易伙伴不断加征的关税让世界自由贸易秩序不断“紧缩”。关税摩擦是重商主义时代和国家间贸易时代的武器,当今世界早已经成为一个相互依存的利益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在这个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全球化的时代,贸易摩擦“打”在别人身上,定然也会疼在自己身上。开放合作依然是这个时代的精神,也是世界的道义所在。

  加征关税后,美国从中美贸易中征收的关税增多了,美方认为,贸易战是好事,美国每天都在增加税收的收入。但是这些钱到底从哪里来呢?发动贸易战的人认为是从中国征收来的,但是研究表明,这些钱是从美国人手里收取的。美国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之后,中国出口商没有降价的行为,到2018年11月,美国的生产商和家庭承担了123亿美元的关税成本。白宫的经济顾问库德洛认为,加征关税其实抵消了美国实施的大规模减税政策的效果,一方面在国内实施减税,释放市场的活力;另一方面,恶意增加关税,资金还是从消费者手中转移到了政府那里。

  为什么美国加征关税的板子打在了中国身上,但是疼在了美国进口商身上呢?市场关系是复杂的,加征关税之后,美国进口商需要寻找替代的生产商,如果在短时间内找不到,那生产商就没有动机去降价以分担进口商的成本,另外,如果进口的商品替代性比较差,生产商的议价能力就比较强。所以,加征关税带来的短期效果必然是增加美国消费者的成本。

  在过去一年多的贸易谈判和博弈过程中,中国市场、中国企业也在适应贸易摩擦的“小气候”。从经济数据来____经济保持了平稳运行,从经济周期而言,中国经济处于上升期,国内市场的重要性进一步凸显,国内消费市场和投资市场是中国经济的大海,也是贸易战巨大的战略纵深。过去一年中美贸易的数据表明,加征关税没有解决美国的贸易失衡问题,中国对美顺差非但没有减少,而且是在增加的。

  40年来中美关系与世界经济形态的演变是嵌套在一起的,从贸易角度来说,中间品贸易取代成品贸易成为贸易的主流,也就是说,贸易不仅仅发生在两个国家之间,更发生在企业之间,甚至是企业内部。加征关税是罔顾世界贸易形态的蛮干,背离了当代世界经济的时代精神,基于供应链的全球生产体系的出现其实是在全球范围内实现资源的最优配置,增进人类社会的福祉。

  美国国内有一些鹰派将经济问题安全化,以____的名义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主要目的就是阻止或者延缓中国在产业链上的升级。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首先感谢了美国的企业,这些企业在做政府的工作,体现了美国企业的良心。华为不仅是一个企业,更是新的全球化形态的象征,华为不仅是总部在中国的企业,也是全球性的产业链的组织者,华为的核心供应商中有近三分之一是美国企业。在产业链的时代,中美已经是相互依赖的利益共同体,构成了一个协同演化的生态系统,只有在开放的环境之下,才能构建起合作的网络,只有合作的网络才能使各方相互促动,共同增进人类社会的进步。

  未来二三十年,人类社会将经历一个巨大的变革,现在讨论的人工智能在未来有可能实现,到时候是一个万物互联的世界。在互联互通的世界中,挖护城河、建堡垒是行不通了,网络具有规模效应,同时也具有自我修复的能力。美国有些人要打断中美之间的供应链网络,让中美脱钩,但是对华为的封杀令出来之后,美国一些企业的股票跌得很惨,因为这些企业是供应链上的一环,打断供应链,疼的不是华为一家企业。

  华为其实代表了中国经济的深刻转型与升级,进一步说,就是中国从价值链的中低端向中高端的爬升,从贸易国家向金融国家的转变。在世界市场体系中,生产、贸易、金融、创新都是分层的,而且是等级性的,简单来说,越处于___顶端,替代性就越小,无论商品还是技术或者服务都是不可替代的。在向___顶端爬升的过程中,需要的不仅仅是决战决胜的勇气和意志、战略迂回的智慧、避其锋芒的隐忍,也需要开放包容的胸怀。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___主席提出:“中国将采取一系列重大改革开放举措,加强制度性、结构性安排,促进更高水平对外开放。”中国正以新一轮高水平开放来应对美国的贸易战,因为时代精神依然是开放合作而不是封闭对抗。古人云,____,失道寡助,扩大朋友圈需要遵从开放合作的时代精神。

  《》(2019年05月28日 02版)

[ 责编:孔繁鑫 ]